第一百九十六章 渗透

简单的生产与销售,不是古杉卜水需要的。如果只是为了割木叶村的“韭菜”,赚更多钱,压根就不需要少家督本人亲自出马。过去几年打下的基础,足够正常运转一二十年,还能压得木叶村喘不过气来。

至少在十年内,古杉家族可以支配火之国经济运转,维持主导地位不可撼动。

能让古杉卜水侧目的,肯定是用钱财和权势轻易无法弄到手的真正“宝物”。

达成初步共识后,古杉卜水邀请山中亥一享受了一番忍界一流的温泉旅馆服务,然后以私人名义,让香燐送上一份贺礼,带给正在和友人开庆功会的犬冢花。

又和父母商量了一些琐事后,让人将敬业的“打工人”治纪表舅找过来,将刚刚签署的备忘录给他过目。

十几分钟后,将内容揣摩得差不多了的治纪表舅将看似厚实,其实关键部分只有区区几张纸的文件放在桌子上。

盛夏的晚风吹过木墙外面的竹林,叶片发出一阵阵淅沥沥的声响。在水榭旁边的小亭子里一边纳凉,一边小酌两杯的两人慢条斯理地商量着。

“看不出你到底要干什么,这类辅助装备,大抵还是能归类到武器甲胃的层面,只是对战斗力的提升不够直接而已……”

说白了,这就是军火贸易的一个细分领域,只要脑子稍微好使一点,都能判断出来,以治纪表舅的素养,不会看不出来。

可是,这其中的利益却没有大到需要古杉卜水亲自关注,甚至让“前少督”把关的地步。

不管是近距离指挥通讯系统,还是战术护目镜,还没有达到“强需求”的地步,对木叶忍者来说,有自然更好,没有也不是不可以。

加特林机关枪是战场大杀器,巴雷特狙击步枪同样让人闻风丧胆,沙漠之鹰和格洛克手枪也很经典,在合适的场景中,也能发挥出不俗的威力。

忍者们对新出现的武装,普遍抱有欢迎的态度,但是想要得到认可也不容易,古杉卜水搞出来的试用版本,是不是真的能发挥出传说中的功效,没有经过大规模测试,谁也说不好。

更何况,以目前的产量和成本,注定了战术护目镜和指挥系统只能在少量精锐中普及。

价格高,出货量少,需求也不是很旺盛,注定了这只是一个小众市场,和起爆符、手里剑等绝对“刚需”不是一个等级的生意。

治纪表舅看不出协议中的标的物在几年内有大作为的可能性,所以稍微有点疑惑。

“总要有个过程的嘛。”

古杉卜水抿了一口茶,毫不意外地回应道,

“培育市场,然后……建立标准,维持产业链霸权。”

见治纪表舅一脸模湖,古杉卜水整理了一下措辞,后从头开始解释。

说白了其实也很复杂,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核心技术就会掌握绝对话语权,以前掌握上下游产业链后,挤压竞争者的套路就玩不转了。

就比如起爆符和手里剑,要说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肯定不是实情,但是,吹破天,也就那么回事,忍界但凡有点基础的势力,都能造,而且质量基本都过得去。

制约大家不进行重复生产的,是生产成本和销售渠道。

匠之国虽然小,却是专精于此的集采矿、冶炼、锻造、质管、物流以及终端销售的军火贸易中心,就连古杉家族,也深度参与其中,占了不小的份额。

为什么风之国、土之国、草之国、雨之国等地大多从匠之国购买武器?

自己生产的成本,比买来的高太多,外购代替自产才是正确选择。反正这玩意也算不上高科技,就算爆发战争,被限制输入,重启生产也不是太难,不至于被“卡脖子”。

电子产品,尤其是武器级的电子产品就不一样了,哪怕木叶村集中力量破解了其中的硬件技术,更加麻烦的软件工程,依然要从头开始。

古杉卜水有把握在十年内不被破解,并不是随便瞎说的。

哪怕是在忍界,科技的发展,也遵循了起码的规律,极难发生颠覆性的变革。真等木叶忍者们搞清楚其中的关窍,这玩意早就过时了,而且生产成本比从古杉家族购买还要高。

在这种精密设备研发领域,以木叶村的体量,是比不上背靠整个火之国的古杉家族的。

先发的技术霸权,到底有多可怕,只有被碾压过的才体会得到。

古杉卜水前世有一个十分经典的笑话,国内某厂进口了一高端设备,使用过程中发生了故障,怎么都修不好,于是聘请外国专家前来检查,结果对方就在图纸上画了一条线就赚了一万美元。故事的总结是,画一条线只值一美元,但是知道在哪里画值九千九百九十九美元。

这个笑话有很多版本,国内的,国外的,古代的,现代的,有的朴实,有的夸张,但是无一不是揭露了技术霸权的威力。

当然,笑话只是笑话,真正的业内人士,体会到的绝望比这还夸张。彻底失去了在行业内的话语权,你连画线的资格都没有,别人压根不带你玩。

资历、资质、门槛等等条件,筑起了牢不可破的护城河,要么强攻,要么绕路,别无他法。

在先行者指定的规则下竞争,天然处于跪在地上讨饭吃的地位,不触碰核心还好,一旦危机不可调和的关键利益,什么成本优势、全产业链压制、市场吸引力等等,都是虚的。

谁都不傻,也不要将别人当成蠢货。

在古杉卜水和木叶村的合作这件事上,只要两方不兵戎相见,在同一条技术路线上,木叶忍者至少还得追赶二十年,才有那么一丝后来居上的可能,这还是在古杉家族止步不前的前提下才会发生的。

这几年,古杉卜水干的可不止这些,高科技前沿的应用,占据先手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计划……

“我大概明白了你的打算……”

听着古杉卜水断断续续解释了好久,治纪表舅才有了一丝明悟,进而想到了更多,

“我觉得,你在十年前,就怂恿表姐和姐夫整合港口和航运资源,也是为了建立统一的排外标准?”

“有什么问题?”

古杉卜水摊了摊手,

“整个忍界大陆,排名靠前的港口,有七成在古杉氏的直接控制之下,海运商会一半都是我们的附庸,还间接控制火之国半数内河航路及陆路主干线,有此条件,不这么做才奇怪吧?”

“以前也在干,但没你这么系统的。”

治纪表舅不自觉地笑了笑。

正因为有这样的家族为后盾,当年才生出了改变世界的念头,不小心将锄头挖到了自家根基上,结果就不出意外地遭到了反噬。

相比之下,古杉卜水的做法明显就透着“逆潮流而动”的意味。

十一年前,古杉家族联合九成九的大海商,制定了类似前世的海事公约,将港口码头,内河规范、引航制度、海上救助等一系列标准刊行天下,明面上是民间自律公约,但是所有水上运输船都在限制范围内,一旦违反,轻则不准停靠古杉家族控制下的港口,罚款扣船,重则赶出全行业。

两年后,古杉家族再次和规模以上造船厂以及地头蛇签订了船舶入籍标准,规定了所有的水上设备,小到消防服、救生衣、洗脸盆在内,大到整船,没有发放的分级许可证,新船就开不出船厂。

这种近乎“画地为牢”的行业标准,自然有其积极意义,但也将无数圈子外的同行挡在外围。你们在旮旯里面玩耍是你们的自由,但是想要和占据主流的古杉氏做生意,对不起,主流市场没你们站的地方。

真实世界的运转就是这么回事,真不是古杉卜水瞎折腾,而是照着前世成功的范例,近乎一模一样地搬过来的。

这还是“傻大笨粗”的重工业,迂回的道路比较多,康庄大道被先行者堵住了,总有羊肠小道可以绕路。像“自古华山一条路”的电子产业,当真是慢一步就死无葬身之地,配合专利、标准以及司法倾斜,差不多可以将后来者拿捏得死死的。

有些事情摊开了说,就不是秘密了,治纪表舅一边思索,一边摩挲着下巴,笑盈盈地附和道:

“以前我是完全不知道,你要将家族带往何方,现在倒是有些眉目了。”

以家族血缘为纽带,超越当世的先进设备以及控制模式为藤蔓,网罗一批可以利用的势力,支撑古杉氏顺利转型。

或许将来,古杉家族的名声和地位,不会像现在这样显赫,但是权力和地位其实差不了太多,更加隐蔽,也更加安全。

只不过,在古杉卜水的计划中,有一个绊脚石是那么显眼,那就是掌握武力的忍者村。

“如何将忍者这一群体从超然的地位,拖到和世俗平齐,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办到的。木叶村虽然遇到了一些挫折,但是,我看不到他们衰落的征兆……”

治纪表舅提醒道,

“火烧木叶村,虽然也算是伤筋动骨,但并不动摇根基,九尾袭村以及宇智波家族被灭,表面上看,木叶村大不如前,到底也挺过来了,甚至有浴火重生,更进一步的态势。即便你伸出了一根根钳制木叶村的利爪,依然很难压制他们的复兴……”

“我知道。”

古杉卜水坦然答道,

“这只是在打压争取时间,寄希望于别人更衰落是挺没志气的想法,与其这样算计,还不如让自己变得更强。”

“这样想最好。”

治纪表舅长舒了一口气,就怕自己这个能力不俗的后辈昏了头,一门心思玩弄阴谋诡计,

“古杉氏的格局,不应该局限于木叶村……”

这里,毕竟不是主场,木叶忍者的排外意识虽然不浓郁,到底对大名和古杉氏还是很忌惮的。

如果仅仅只是投钱的金主倒也罢了,古杉家族可是握有极强武力的强藩,基本盘甚至比木叶村还要雄厚,补齐了高端战力方面的短板,五大忍村都没把握能压制。

……

田之国,一口气从木叶村回到根据地,大蛇丸也累得够呛。

本次前往木叶村,表面上是受了药师兜的建议,其实也有大蛇丸本人想要故地重游的意思。

志村团藏已经使用了禁术·不尸转生,脱离了重伤濒死的状态,开始谋求更加强大的力量,继续他那制霸忍界的路。

为了达成目的,志村团藏已经不止一次通过暗中的联络渠道,给大蛇丸发送信息,要求他再次为写轮眼和木遁两种血继限界的移植提供助力。

这也让大蛇丸意识到,志村团藏手里极有可能还有储备的三勾玉写轮眼,偷偷盗取的初代细胞也还有不少。

只不过,现在的大蛇丸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如何将血继限界·完整地弄到手上了,移植的劣等货,已经不怎么看得上眼了。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要不是最近被赤砂之蝎追得急,得频繁更换藏匿地点,大蛇丸压根不想搭理木叶村的那些老骨头。

可惜,这次潜入木叶村,十分不顺,还没开始行动,就莫名其妙地被发现了,暴露了一张底牌,才从木叶村的追杀中逃脱。

这种超出预计的变故,让大蛇丸感到不快。

回想当时的情形,大蛇丸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暴露了。

仅仅只是多看了几眼那一大一小两个红发女子,连杀意都没有显露,紧接着就被本能般的危险预知提醒。

要不是见机得早,恐怕走出木叶村还得经历一场苦战。

回到地下实验室后,大蛇丸将断后的鬼灯幻月的秽土体召唤出来。

原本被古杉卜水碾碎的身躯已经你回复,和初次被唤醒的时候几乎没有区别。但是,感知敏锐的大蛇丸,还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其体内似乎有某种力量在潜伏,影响着自己对秽土体的联系。

好奇的前“三忍”之一,最后还是没有克制住,将精神力探入鬼灯幻月秽土体脑海中的控制咒符……

相关推荐:魔教圣女:我相公竟然是绝世剑神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木叶:从精炼龙族血统开始木叶:我在忍界肝经验忍界之雾隐重启异界魅影逍遥猎人:我真不是除念师我被妖魔圈养了我被妖魔圈养了十八载影视世界去挑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