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阿西娜:难道我不如希尔芙?(4)

另一边。

皇宫。

沃兹沃斯的房间里传来了愤怒的咆孝,门外的卡洛尔身子都微微蜷缩了一下,小脸儿有些苍白,眼眸中明显蕴满恐惧。

身为皇女的卡洛尔,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在整个皇室成员中,如果评选最没有皇室成员风范的人,卡洛尔绝对是头名状元,并且和第二名之间拉开天堑般的差距。

她无所畏惧,无论之前在战场之上面对魔物,还是梅维丝事件的时候面对那些攻入皇宫内部的暴徒。

在诸多哥哥们东躲XZ,恐惧尖叫的时候,这个女孩儿却是直接用皮鞭拴住暴徒的脖子,拖着那个残破不堪的身体到处乱窜。

一边跑,还一边发出怪异的笑声。

在事情过后,一些皇子们表示,相比较那些暴徒还是卡洛尔更可怕一点。

可是现在,就连卡洛尔也在恐惧着,洁白的贝齿紧咬着嘴唇,纤细又健美的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这一切恐惧的来源,都源自于父王的房间。

卡洛尔对于父王的印象,一直以来都是粗鲁,狂野,豪爽,动不动就用那轻易能将石头给砸碎的巴掌,啪啪的拍打着你的后背,完全不担心一个不小心会不会把人的心脏都给震碎了,然后咧开嘴巴,哈哈大笑。

被评价为最不像皇帝的皇帝。

卡洛尔一直很喜欢这样的父王。

可最近一个多月,卡洛尔也不清楚改变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应该就是从梅维丝的事件之后吧。

或许,是受到了安吉拉和莎伦两位王妃,以及梅维丝这个皇后出轨背叛的影响,父王性情大变。

手里面整天抓着一条好像鞭子一样的东西,喜怒无常,一旦有任何让自己不满意的事宜请发生,张嘴就骂,抬手就打。

别说是帝国的大臣和贵族,就连这些皇子皇女们也不例外。

有些时候,卡洛尔在面对父王的时候,甚至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父亲,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残野兽。

没过多长时间,房门推开,一道身影踉踉跄跄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只手捂着脸,手指缝中满是嫣红的血迹。

这个人,赫然正是沃兹沃斯的第三个儿子伯纳尔德.亚伯希恩。

虽然在修行方面的天赋不尽人意,但在国家管理,政务处理方面却是很有一手,在大皇子死后最被看好的下一任帝位继承人。

可现在,就连伯纳尔德也免不了遭到沃兹沃斯的责打。

当发现门外站着卡洛尔的时候,伯纳尔德脸上露出一抹有些尴尬的苦笑:“是卡洛尔妹妹啊……”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卡洛尔紧咬着嘴唇,询问道。

同时上前一步,将伯纳尔德的手掌拨开。

那明显是一鞭子狠狠的抽上去,半边脸都被打的血肉模湖,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烂肉里面的骨头,可想而知父王那一鞭子有多狠。

再用力一点,说不定整个脑子都要被抽碎了。

伯纳尔德有些后怕的冲着后面看了一眼,然后冲着远处走去。

在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伯纳尔德这才开口:“还能是什么事儿,因为格罗侯爵和霍琦侯爵两家向来矛盾重重,甚至有些时候会刀兵相见。”

“这两家贵族都是坚定的皇族派,父王不想看到内部出现矛盾,所以就安排我过去说和。”

“我这忙里忙外一个多月,总算是让两家握手言和,大家一起坐下来喝了几杯酒而已,在我向父王汇报的时候,父王忽然就勃然大怒,说我是不是故意在拉拢贵族培植自己的实力,想要谋权篡位……哎,疼疼疼……”

伯纳尔德满脸无奈,这让他找谁说理去,卡洛尔正在清理哥哥脸上的伤口,让伯纳尔德一阵龇牙咧嘴。

展开一张魔法卷轴,柔和的圣光笼罩了脸庞,伤口逐渐开始恢复。

伯纳尔德摸了摸脸颊,还好自己帅气的脸庞没有被毁掉,顿了一下伯纳尔德再次说道:“我这已经算是好的了,老八的情况那才叫糟糕,昨天被父王给打的都失禁了,今天一整天门都没出,我估计人都快要被打废了,哎,父王这究竟是怎么了?”

卡洛尔眉头紧皱,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去找父王……”

只是,还没来得及走出去一步,伯纳尔德就连忙捉住了卡洛尔的手腕:“我的好妹妹啊,拜托千万不要,你这个时候过去,父王说不定会觉得是我唆使的,到时候还不要把我往死里揍?真会被打死的。”

“哎,虽然我不想这么说,可……父王好像真的疯了!”

……

就在皇帝的寝宫中,沃兹沃斯蓬头垢面,没有一丁点皇帝应有的气派。

双手死死的抓着一把沾满着血迹的,暗灰色的鞭子,双眼中遍布血丝。

他的喉咙正在呼哧呼哧的喘息着,耳边似乎能听到混乱又嘈杂的声音,仿佛有无数人在耳边狂笑。

混蛋,全都是一群混蛋。

这些刁民想害死自己,谋夺自己的皇位,他沃兹沃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尤其是那几个小兔崽子,老子还活的好好的呢。

在剧烈的喘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沃兹沃斯的心情似乎稍微平复了一点,抬起手看着掌心中这一条暗灰色的长鞭。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这鞭子的本体,是他从地宫里的那只巨大的右手上扯下来的一根汗毛。

沃兹沃斯的目光中满是痴迷。

自从将这个东西带在身上之后,没多长时间他的等级就提升了一级,达到了九十四级。

要知道,他困在九十三级也已经好几年了。

而这,只是其中力量的一部分,他能感受到在这汗毛之内,还有更多更多的力量等待着自己去吸收。

不够!

不够!

他还想要更多。

区区一根汗毛中都蕴藏着如此惊人的能量,那血液中呢?

皮肉呢?

经脉呢?

骨髓呢?

那里面一定蕴藏着更多更多的能量……现在那么多人都想要害死自己,抢夺皇帝的宝座,他要变得更强才行。

沃兹沃斯的双眼变得越来越红。

他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打开通往地面之下的通道,再次出现在那神之右手的面前。

恐怖的压力,压迫的沃兹沃斯的身体匍匐在地,但情况似乎比上次要好很多,沃兹沃斯用近乎蠕动的方式,总算是爬到了神之右手的面前,看着断口之处晶莹剔透的血珠,看着那猩红的肉块。

下一秒钟,沃兹沃斯再也控制不住了,喉咙中传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吼,骤然之间扑了上去,张开嘴巴,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头纯粹的野兽,开始撕咬那些猩红的血肉。

许久之后,沃兹沃斯这才满意的擦了擦嘴角,虽然一块肉都没咬下来,不过好歹吞掉了一滴鲜血。

这应该算是个不错的收获吧!

可还没等他安稳多少,无法形容的剧烈痛苦瞬间席卷全身,整个身子都蜷缩在地面上剧烈的抽搐着,痉挛着,嚎叫着。

痛……生不如死的痛!

……

勇者的行宫。

阿西娜的房间。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已经沉睡了很长时间的阿西娜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栗色的眼眸中似乎还带着一些迷茫,没有弄清楚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过去了一段时间之后,一幕幕画面开始在脑海中上演。

啊,对了,自己研究石板的时候,被某个无法形容的诡异存在注视到,然后眼前开始出现幻觉,意识被侵袭,依靠刀子切开自己的大腿,总算是靠着剧痛从幻觉中挣脱。

再然后,秦楚出现,表示自己可能已经被邪神侵蚀了,需要接受治疗。

治疗?

回想起之前治疗的画面,阿西娜感觉脸颊都是一片绯红,滚烫滚烫的。

说实话,那治疗的过程真的很糟糕。

尤其还是在希尔芙面前,阿西娜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忍耐下来的。按照希尔芙的指导,她采用的是第二种治疗方案。

现在还有些痛。

也不知道治疗的结果究竟怎样了,就在阿西娜疑惑的时候,忽然感觉房间里还亮着灯,一道身影坐在书桌前面,手里面正拿着石板阅读着。

那一幕将阿西娜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人是秦楚,心里面稍稍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秦楚似乎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扭过头来,冲着阿西娜笑了一下:“醒了?”

烛光映照着秦楚的脸庞,虽然还是曾经熟悉的模样,但,莫名的,有些心跳加速。

总感觉现在的秦楚,似乎格外有魅力。

阿西娜轻轻摇了摇头,波浪卷的长发轻轻摇曳着,将内心深处混乱的想法压下:“秦楚,我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像希尔芙一样被邪神留下了烙印?”

“不。”秦楚要头:“你和希尔芙的情况不一样。”

这话让阿西娜稍微松了一口气。

“你的情况比希尔芙更糟糕。”

阿西娜有些无语的鼓了鼓嘴巴,气鼓鼓的瞪着秦楚,有什么话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拜托不要这样大喘气好吧?

“这么说吧,希尔芙的体内,有一个邪神留下了一堆乱麻一样的丝线。”

“而你的灵魂之内,一大群邪神在开会……”

此言一出,阿西娜都蒙了,她有种想哭又想笑的冲动!

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啊。

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

何德何能,能让一大群邪神在自己的灵魂中开会?

“你的灵魂之内有一个巨大的祭坛,祭坛上,有七尊邪神的凋像……”

“我毁掉了其中一个,抱歉,实在是做不到一次性全部清理干净,对精神力的损耗实在是太严重了。”

阿西娜无语,也就是说,自己想要完全治好,还至少需要接受六次治疗是吧?

脸颊红红的,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对于这种治疗非但没有丝毫抗拒,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

“对了阿西娜……”

“有没有兴趣学习一下……”

学习?学习什么?

自己都已经跟他做过那么多次了,还有什么不会的?

这次连最后保留的地方都被秦楚给夺走了,难道说他还有不满,希望自己能学会更多的知识?

向谁学习?希尔芙吗?

他是在说说相比自己,希尔芙更能让他满意?

相关推荐:霍格沃茨之最强傲罗霍格沃茨的自然魔法这间霍格沃茨不太正常什么年代了,还在传统制卡我编的百科词条成真了斗罗:武魂殿万岁从呆毛王开始公开处刑指点考古队:我拥有张起灵的所有能力直播:指点考古队,我震惊了全世界全民转职:开局隐藏职业亡灵君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