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断域镇(万字大章求订阅)

热门推荐: 天道罚恶令

毫无疑问,作为地狱之主的阿斯摩蒂尔斯,无疑是整个多元宇宙公认最聪明、最狡诈、最擅长玩弄阴谋诡计的人。

伴随着他在血战前线的这一系列操作,成功将所有人,尤其是死对头恶魔们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恶魔领主察觉到,真正要命的危险人物已经悄无声息穿过地狱第一层阿弗纳斯和深渊第一层万渊平原交界的“血战”主战场。

此刻正伪装成恶魔或者混血恶魔的样子,迅速向后方相对安全的区域前进。

不用问也知道,这群危险人物正是准备前往三重领域营救财富女神握金的选民小队。

尽管他们已经远离了最危险的主战场,可是却并不意味着就安全了。

确切地说,这一路上的战斗基本就没有停下来过,走不了几步就会遇到不知道脑子抽什么风,突然就毫无征兆发起攻击的恶魔。

不过考虑到这些家伙与生俱来的混乱阵营倾向,无论做出多么离谱的举动都不值得大惊小怪。

当然,绝大部分遭遇战都被队伍中的战士、紫龙骑士和圣武士砍瓜切菜般的解决掉了。

尤其是近战职业对付比较弱小且数量极多敌人的专属技巧——强力顺噼斩,往往一轮下来就能砍死几十个小恶魔、怯魔、鹫魔、巴布魔和魅魔,简直就是清理“杂兵”的割草神技。

很多时候,小股被派往前线的低级恶魔炮灰基本上几秒钟就会被三人全部杀光一个不剩。

如果遭遇到狂战魔、迷诱魔、判魂魔、巴洛炎魔这类中高阶恶魔的攻击,那么他们就会使出毁灭重击这种可以瞬间造成惊人杀伤跟破坏的强大战斗技巧。

其中奎尔的黑色双手巨剑似乎蕴含着某种特殊力量,每次砍中目标后都有很大几率使其陷入嗜血与狂暴的状态,同时力量和攻击速度也会随之暴涨。

博妮塔是典型偏向防御的剑盾战斗风格,永远会出现在受到攻击的队友身边为其提供保护。

圣武士尹尔萨则使用一柄看似不起眼的银色战锤作为武器。

虽然用了一些特殊的魔法掩盖了其原本散发的金色光芒,可那针对混乱邪恶阵营恐怖的额外伤害,仍旧无法掩盖其蕴含正能量的神圣本质。

尽管最开始的时候,这种可以肆无忌惮杀戮恶魔让队伍中的每一个人精神都相当兴奋。

因为在深渊中被杀死的恶魔就是真的死了,不像在物质世界被杀仅仅只是返回老家重生。

可问题是随着血战前沿各个城镇、要塞的恶魔数量暴增,导致无底深渊的第一层压根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偶尔还能看到没来得及撤回去的小股魔鬼,正在与死敌恶魔疯狂厮杀。

事实上,血战的战场范围比绝大部分凡人想象中要大得多,并不仅仅局限于地狱和深渊的第一层。

更准确一点说,是不局限于深渊的第一层。

由于其自身混乱的特性,导致无底深渊永远是在不断变化的,经常会随机开启一些通往其他层面的“捷径”。

而且通常意义上被认为是深渊位于最上层的“万渊平原”,严格来说并不是第一层、更不是最上层。

深渊的最上层是“万渊平原”头顶由气元素主导的天空,以及挂在天空之中那轮深红色的太阳。

光是这部分有占了差不多有五个层面之多。

从第六个层面“万渊平原”开始,一直往下延伸到第十个层面,更是全部都受到了血战的波及。

自打恶魔与魔鬼开战以来,这片区域始终属于双方反复争夺、拉锯、消耗彼此兵力的地方。

在前任地狱第一层领主扎瑞尔的率领下,激进的魔鬼军团甚至曾经占据了这些深渊层面的一部分。

所以在离开这个区域之前,必须要保持高度警惕。

小队成员连休息都不敢休息,只能一刻不停的赶路,希望能够早日抵达断域镇,与最后一位半恶魔盗贼——阿弗拉汇合,让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得亏是全员都是传奇等级,而且还有好几位是神祇选民。

不然换成一般冒险者,光是困倦和疲惫就足以将其活生生的拖垮。

“我们距离断域镇还有多远?”

爱与美之神淑娜的传奇牧师——伯特一脸疲惫的询问道。

战士奎尔不加思索的回答:“还有两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怎么,你要撑不住了吗?我们队伍中两个法师可都还没喊累呢。”

听到这句话,伯特立马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他们是一般的法师?他们是魔法女神的选民!你知道获得女神赐予的银火之后,他们的体质属性和耐力甚至超过了大多数的战士吗?”

“而且身为魔法女神的选民,即便是几天不吃不喝、不呼吸、不睡觉,也不会产生任何不适,更不会危及到生命。”紫龙骑士博妮塔用十分羡慕的语气补充道。

“我很高兴这次行动能有这样两位强大的奥术施法者作为同伴。不然换成其他法师,光是这种频繁的遭遇战就会让他们精疲力竭。”

传奇圣武士尹尔萨也跟着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感谢夸奖!不过我的法术位已经快要用光了,接下来要是再遇到什么战斗,如果不是特别麻烦的敌人,我就要选择袖手旁观了。毕竟在这里暴露银火的力量可是极度危险且不明智的选择。”

欣布郑重其事的发出警告。

虽然她身上还携带了大量的魔法物品、卷轴和道具,可是却并不想太早使用。

“索斯,你呢?你还有多少法术位?”博妮塔转过身询问道。

“我?嗯……如果只是单纯使用【高等解除魔法】、【火球术】和【火墙术】,问题应该还不大。”戴维安模彷着主人的语气回答道。

很显然,从离开血战主战场之后,左思就放开了对这位随从的操控。

毕竟他还有包括烁油、暗影能核等一系列东西需要研究,怎么可能会把时间浪费在“赶路”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你还有法术位?!从离开地狱第一层,你已经释放了至少有几百个法术了吧?尤其是刚才提到的三个法术,使用频率简直高的吓人。”

欣布难以置信的挑起了眉毛。

风暴女王这一路上可是一直在关注戴维安伪装的左思,亲眼见到对方所有的法术都是凭借自身施法能力释放出来的,并不存在任何使用旅法师卡牌能力,亦或是其他魔法物品、卷轴和装备的情况。

一般而言,就算掌握了某种可以将高阶法术位拆分成几个低级法术位的技巧,也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在不进行任何休息的情况下,连续施展几百个三环以上的奥术魔法。

尤其是获得了零到三环法术自动瞬发这项能力之后,戴维安每次遇到不免疫火焰伤害的敌人,都会立刻先瞬发一颗火球湖脸。

如果敌人给自己加持抵抗、吸收和免疫火焰元素伤害的法术,他就扔【高等解除魔法】把目标身上的防护扒光,然后继续丢火球和火墙。

虽然简单粗暴,但对那些不太擅长魔法对抗的恶魔和半恶魔而言,效果却出奇的好。

往往几轮轰炸下来大片敌人就会遭到重创。

毕竟除了最强大的巴洛炎魔跟魅魔之外,其余大部分恶魔免疫的都是电击和毒素,而不是类似魔鬼一样免疫火焰伤害。

“请不要把我跟一般的奥术施法者相提并论。”

戴维安故作神秘的眨了眨眼睛。

欣布有些狐疑的盯着焰龙骑士,足足过了一分钟才低声试探道:“是塔洛娜赐予了你额外的类法术能力吗?”

戴维安轻轻摇了摇头:“不,当然不是。塔洛娜可没有魔法神职,要赐予也只会赐予神术而不是奥术,所以这是属于我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力量?你究竟跟地狱魔鬼和阿斯摩蒂尔达成了什么协议?”欣布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在她看来,这种可以随意且不受任何限制的施法能力,简直就跟高阶魔鬼,尤其是深狱炼魔非常相似。

毕竟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魔鬼们可是真正名符其实的火焰魔法大师。

再加上之前在青铜堡垒发生的事情,让这位风暴女王愈发确信左思肯定与阿斯摩蒂尔达签署了一份不为人知的契约,从而获得了额外的施法能力。

“放松,我只是想为这次深渊之行增加一些必要的保险。要知道在对付恶魔这方面,魔鬼们可是向来都不遗余力的给予支持。”戴维安半真半假的解释道。

“所以地狱方面在血战前线疯狂增加兵力,其实是为了配合我们行动?”牧师伯特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是的,但不是全部。抱歉,我没办法告诉你们真相。但你们只要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恶魔和无底深渊一次史无前例的重击就好。”

说完这句话,戴维安便不再理会小队中的其他人,拉起兜帽遮住自己的脸,低着头专心致志赶路。

他无疑非常清楚,自己说的越多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保持沉默尽量少说话才是最佳选择。

趁着戴维安走向队伍最前列的功夫,欣布立刻问身边的牧师:“他刚才说的是真话吗?”

伯特微微点了下头:“嗯。我刚才施展了二环神术【诚实之域】,他应该是没办法撒谎的。不过我还是感到有点不安。魔鬼的特点可是无利不起早,他们突然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背后肯定在酝酿着一个惊天的大阴谋。”

“这也是我担心的。你们不了解索斯。他这个人表面很冷静、理智,但骨子里却相当疯狂。我怀疑营救财富女神握金对于他来说,仅仅只是整个庞大计划中的一小部分。”

欣布表情严肃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难道他还能杀死六指、毁掉整个三重领域不成?”

伯特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

可欣布却郑重其事的警告道:“千万不要小看索斯所能造成的破坏跟毁灭!

我向你保证,他跟你以前所认识的任何一个奥术施法者都截然不同,甚至就连诸神都对其忌惮三分。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把他拉进来的原因。

如果当我们行踪暴露或是遭遇成千上万恶魔大军的围攻时,他可能是唯一一个拥有扭转局势能力的人。”

“所以他是此次行动最后的保险?”伯特惊讶的挑起了眉毛。

“没错!”

欣布直截了当给出肯定答复,然后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由于断域镇是参加血战佣兵的集合点,以及疯狂到想要深入探索无底深渊的凡人和其他位面智慧生物旅行者的中转站,所以这里可以说是相当的有名。

即便不需要任何地图跟向导也能轻而易举的找到它。

毕竟在这片充斥着无尽混乱与杀戮的位面中,这里可是为数不多拥有一丝秩序的地方。

尽管断域镇建立的时间很短,只有区区几百年,在动辄以千年、万年作为计算单位的深渊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其统治者,一个自称红色寿衣或者也可以叫做红色裹尸布的魅魔术士,比她的同类更清楚在无尽的混乱中一片安全秩序的土地有多么珍贵。

因此她对自己领地内发生的暴力行为,容忍度非常有限。

通常情况下,先动手的家伙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都会被毫不留情的杀死,尸体悬挂在最高处用来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恶魔。

在这种强势的压制下,断域镇是极少数外来者不需要担心会被恶魔突然袭击跟吃掉的“安全”之地。

安全两个字之所以打上引号,是因为这种安全仅仅是相对于深渊中的其他城镇。

如果遇到突然抽风完全不在乎后果的恶魔,那也只能自认倒霉。

而有了安全保障之后,无数的位面商人、凡人冒险者和不太喜欢暴力的恶魔便齐聚于此,使其在极短时间内就迅速变得繁荣起来。

魅魔术士本人更是深谙割韭菜的精髓,不仅会提供昂贵但却豪华无比的客房、食物、美酒和各种“增值服务”,同时还会售卖卷轴、药剂、魔法物品和武器装备。

至于服务人员,当然是魅魔或者其他一些性感美丽的混血恶魔,基本不会有凡人。

因为凡人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雄性恶魔残暴的对待,往往几下就会支离破碎当场死亡。

不过价格嘛……

你懂的!

一律是其他地方最高价格的三倍起步。

而且越是珍贵、能在关键时刻救命的好东西,售价就越离谱。

要知道不管是前往血战战场的恶魔佣兵,还是深入无底深渊的凡人冒险者,都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共同点。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那就是能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因此在他们去送死之前,必须要想办法使其在断域镇花光最后一个铜板。

另外,这种脆弱的秩序只存在于围墙之内。

一旦离开围墙,哪怕只是不到半米的距离,就会立刻变回深渊最常见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另外,为了给恶魔们一个发泄内心之中破坏与杀戮欲望的途径,魅魔术士还会定期在城外举办“死亡竞赛”。

顾名思义,就是把一群自愿报名的参加者驱赶到围墙外面,让他们进行无差别的相互杀戮。

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胜利者,可以获得一些奖品和奖励,甚至是受到红色寿衣本人的亲自“款待”,品尝到最极致的愉悦享受。

幸好!

小队抵达断域镇的时候,并没有赶上“死亡竞赛”,因此简单宰了四十几个堵在门口拦路抢劫的恶魔之后,一行人便顺利的进入了这座由大量碎石塔群构成的要塞。

看着街道上形形色色的恶魔,大量来自其他位面的智慧生物,还有在阴暗角落里跟魅魔搂抱在一起明显受到魅惑,神色癫狂的凡人男性,圣武士尹尔萨不由得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低声感慨道:“邪恶、堕落、放纵,这里令人作呕的程度还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哈哈哈哈!放下你那高傲的态度吧,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可是深渊,连诸神都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抱歉,我现在要离队一段时间,去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说罢,奎尔便收起被鲜血染成红黑色的大剑,径直走向两个站在路边,身上只穿着些许布条的魅魔,然后抬起手在后者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遭到这种突然袭击,魅魔们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两眼放光的像蛇一样缠上了这位传奇战士,并且伸出手指划过那宛如钢铁般坚硬的肌肉块,感受着这具身体里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毫无疑问,对于魅魔来说奎尔这样的战士正是她们最喜欢的猎物,甚至都没有谈“服务时长”与“收费”的问题,只想要从其身上榨取到更多的生命能量。

同样的,对于战争之神坦帕斯的选民奎尔来说,在结束了一系列紧张激烈的战斗后,纵情享乐完全是所当然的事情。

至于对方究竟是人类还是恶魔,根本不重要。

反正他有神祇赐予的防护,魅魔就算累死也别指望能抽走哪怕一丝一毫的生命能量。

于是乎,双方一拍即合,很快便走进了一家灯火通明的旅店。

紫龙骑士博妮塔看到这一幕,立刻扶着额头抱怨道:“该死!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混乱阵营队友的原因。他们永远都不会选择老老实实的呆着,时不时就会惹出点麻烦来。”

“算了,区区两个魅魔还威胁不到奎尔,我们还是先去汇合地点寻找阿弗拉吧。没有他的话,想要进入三重领域估计起码要走上几个月乃至几年的时间。”牧师伯特小声提议道。

“根据萨朗达·欧连姆给出的情报,这个半恶魔盗贼应该会在一家叫做【一觉不起】的旅店里等我们。”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圣武士尹尔萨眯起眼睛不断在街道两旁各种奇形怪状的建筑,还有门口那些用散发着污秽邪恶气息文字拼写而成的招牌扫来扫去。

他显然懂得深渊语,同时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种邪恶汇聚的地方,因此从始至终都表现得很冷静,丝毫没有做出半点过激举动。

哪怕是发现有混血的提夫林在人群中偷东西也权当什么都没看见。

这对于象征守序与善良的圣武士而言,显然相当的不同寻常。

至少戴维安没见过哪个圣武士可以允许邪恶行径就这样在眼前发生而无动于衷。

即便是像凯东那样思想成熟、懂得隐忍的年长圣武士,在目睹邪恶行为发生时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上前阻止。

当然,他更怀疑尹尔萨压根就是某位强大的天界生物或者神使伪装而成的。

很显然,在断域镇想要找到一家特定的酒馆和旅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首先这里虽然被称之为“镇”,可占地面积却一点也不小,甚至比费伦的许多着名城市都要大好几倍。

再加上深渊恶魔混乱的特性,导致其建筑和街道压根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规划,一眼望去简直就是乱糟糟的一片。

而且来到断域镇的基本不是要去血战前线的恶魔炮灰,就是打算深入探索深渊的旅行者、冒险者,向他们打听也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无奈之下,小队成员只能用笨办法,一条街一条街的搜索。

什么?

你说使用预言系法术定位?

开什么玩笑!

这里可是满大街恶魔的无底深渊啊!

你敢在大街上吟唱咒语、搞出点明显的魔法波动,恶魔下一秒就会把你视作想要谋害自己的死敌先发制人。

千万别妄图跟他们将什么道理。

会讲道理的是魔鬼,而不是恶魔。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断域镇内最好是不要施展任何魔法跟神术,更不要摆出具有威胁性的动作。

否则即便是有红色寿衣的禁令,恶魔们也必然会引发骚动和混战。

在路过“生鲜”与奴隶市场的时候,左思突然通过控制端接管了戴维安的身体,用略带好奇的眼神巡视着这个在正常人看来十分诡异、血腥、阴森和恐怖的地方。

尤其是所谓的“生鲜”,指的就是那些在血战战场上被俘获的魔鬼和加入地狱阵营的凡人,又或者是一些因为欠债不还、在野外遭到恶魔攻击成为俘虏的倒霉蛋。

他们通常被买下来之后的下场,就是被那些暴虐的恶魔活生生撕碎,连带肉体和灵魂一起被吞噬掉。

由于吃的时候人往往还是活着的,会在死亡前发出痛苦到极致的哀嚎、惨叫和求饶声,因此才会被冠以“生鲜”之名。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拥有孕育后代能力的女性魅魔、摄魔和六臂蛇魔,在卖自己的孩子。

这也是深渊之中比较常见的情况。

毕竟恶魔对于自己的后代可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在他们眼中,后代就是一件属于自己的工具、一个筹码,仅此而已。

除了极少数拥有领地和下属的强大魅魔会考虑自己抚养子嗣,其余魅魔在生下孩子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尽快将其卖掉,不管是换成下层位面最受欢迎的灵魂货币,还是换成那些凡人最爱的黄金。

因为幼崽在残酷的深渊中代表着脆弱与拖累,需要时间成长才能慢慢获得自保的力量。

而魅魔虽然对凡人种族而言十分危险致命,可在无底深渊的食物链中却处于下层,只能靠依附更强大的恶魔讨好取悦对方来获得生存空间。

她们根本不具备抚养子嗣的能力,更无法为其提供保护,将其卖掉自然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相比起卖给可能会把幼崽杀死、吃掉的同类,大部分魅魔更倾向于卖给那些来自物质位面的旅行者,甚至是自己的死敌魔鬼当奴隶。

这样做的好处是幼崽活到成年的几率会更大。

“你们想要买我的女儿吗?

我保证,她是个血统纯正的魅魔,并且学会了很多的生存技巧,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情。

看看这优美的曲线、漂亮的尾巴和翅膀,还有充满异域风情的犄角与细腻的皮肤。

只要五个中上品质的灵魂棱柱(下层位面的主要货币之一,也可以称之为灵魂宝石),亦或是五千金币,她就是属于你的了。

作为额外的附赠,我还可以免费提供一些断域镇最有价值的消息。”

一名留着金色长发、皮肤呈现出牛奶般白皙的魅魔,用充满诱惑的声音向刚好路过的小队成员推销一个看上去大概有人类十一二岁大小的未成年魅魔。

为了增加说服力,她甚至毫不吝啬的摆弄着自己的女儿,向潜在“客户”展示幼年魅魔的翅膀和尾巴,以证明其拥有最纯正的恶魔血统,而不是那些混血的杂种。

而幼年魅魔则显得对周围环境十分恐惧,竭尽所能摆出自己认为最具有诱惑力的姿势。

能看得出,这个小家伙真的非常希望能够被眼前这几个人类买走,而不是像半个小时前市场上另外一名幼年魅魔,被母亲卖给了凶狠残暴的屠虐魔。

结果交易才刚刚完成,后者就将幼年魅魔按在地上活生生撕碎,以极度残忍的方式将其虐杀、吞噬。

那血腥到极点的场面,就连不少自认为已经相当邪恶的人类看了都忍不住反胃。

“抱歉,我们不需要奴隶,更不需要恶魔。”紫龙骑士博妮塔直截了当的拒绝道。

“等等!三个!只需要三个灵魂棱柱,亦或是三千金币。”

幼年魅魔主动开口把自己的售价降了五分之二。

成年魅魔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轮起手里的鞭子狠狠抽打女儿一下,同时厉声喝骂道:“给我闭嘴!如果你再敢破坏我的好事,我就把你卖给那边的缚魂魔。”

瞬间!

幼年魅魔被吓得魂不附体,立刻蹲下去蜷缩成一团低声啜泣,任由鞭子抽打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看上去凄惨可怜极了。

如果换成是普通的人类冒险者,但凡还有点同情心,恐怕都会忍不住掏钱把这个小魅魔给买下来。

但遗憾的是,左思等人却不为所动,即便是圣武士尹尔萨也没有一丁点的动容。

毕竟凡是能进这个队伍的人,哪个不是“老江湖”,早就看穿了那个成年魅魔是在故意演戏,而小魅魔则是在配合自己的母亲。

对于魅魔来说,通过欺骗与展现自己女性柔弱的一面来博取同情,是几乎就像是呼吸一样的本能,压根都不需要学习就能轻松掌握。

“走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时间浪费在这样的地方。”欣布面无表情的说道。

与其他善良阵营的北地七姐妹不同,她可是跟战士奎尔一样都属于混乱中立,也就是典型以自我为中心。

心情好也许会做点好事、心情不好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可左思却抬起手示意稍等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灵魂棱柱,直截了当的说道:“两个棱柱买你的女儿。如果你同意那我们就成交,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别试图讨价还价或是用其他手段来浪费宝贵的时间,那些招数对我没有任何用处。”

“成交!”

成年魅魔二话不说,一把抢过两根灵魂棱柱,然后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市场的尽头。

而那名幼年魅魔则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仰起头用充满讨好的语气说道:“主人,伟大仁慈的主人,从今天起我就是属于您的所有物了。”

“很好。现在让我们来约法三章。

第一,在没有得到我的许可前,你不能发出声音,更不能开口说话;

第二,你要每天要像对待神明一样向我祈祷,并发自内心的感激、崇拜;

第三,在回答我提出的问题时,不许撒谎、不许欺骗、不许使用任何源自于你血脉中恶魔的力量。

如果你全部都能做到,那么就可以获得奖赏。

但要是有一条做不到,那么就会受到惩罚。

回答我,听懂了吗?”

左思盯着幼年魅魔的眼睛质问。

后者赶忙用力点了点头:“听懂了。”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记住,我要的是真名。”

在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左思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阿斯托维尔·鸣奏者。”

幼年魅魔在挣扎、纠结了半天之后,还是贴在左思的耳边用极低的声音报上了自己的真名。

要知道对于恶魔和魔鬼而言,被别人知道了真名就相当于把把柄交到了对方的手上,从今以后就要受制于人。

所以正常情况下,没有任何恶魔或是魔鬼会说出那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真名。

但有些时候,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也会交出真名以示臣服,换取敌人手下留情允许自己活下来。

“真乖。从现在开始,你就对外使用阿托娜这个名字吧。”

左思无疑相当满意幼年魅魔所展现出来的服从性,伸出手摸了摸这个小家伙的脑袋。

不用问也知道,他买下对方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想要尝试一下地狱领主是通过何种方式,来赐予信徒神术和其他一些类法术能力的。

在众多恶魔种族中,魅魔拥有最高的可塑性。

像印记城颇有名气的“失宠女士”,着名魅魔圣武士“爱洛提西亚”,以及全心全意侍奉剧毒与疾病女神塔洛娜的“乌尔丽卡”,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也是魔鬼们为什么愿意购买幼年魅魔作为奴隶的原因。

当左思带着魅魔萝莉返回队伍的时候,欣布立刻皱起了眉头质疑道:“你究竟在搞什么?先是跟地狱魔鬼不知道签署了什么契约,现在居然又买了一个未成年的魅魔?别忘了我们此行的任务可不是去观光!”

“放心,阿托娜并不会成为这趟旅途的拖累或是阻碍。刚好相反,她说不定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还会成为一名好帮手呢。”

说罢,左思轻轻摆弄着幼年魅魔那一头金色的长发和额头上才长出来的小小犄角。

此时此刻他才注意到,这个小东西并不是像其母亲描述的那样是个血统纯正的魅魔,应该混入了一些其他恶魔跟异位面生物的血统。

因为阿托娜一头金色的长发并不是纯天然,而是使用染料染成的……

透过发根,依稀可以看到从头皮里刚刚长出来的深蓝色部分。

也就是说,她原本的头发颜色是蓝色而非金色。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左思不由得微微在暗中感叹了一下无底深渊的套路果然够深,就连自己这么小心的人都上当了。

不过无所谓!

反正他最初仅仅只是想要买个比较有可塑性的恶魔或是提夫林,因此阿托娜是不是纯血恶魔一点都不重要。

刚好相反!

等魅魔萝莉成为虔诚信徒之后,左思还会使用自己的血液对其进行生物和魔法改造,彻底抹杀掉恶魔那与生俱来的混乱天性,使其越来越倾向秩序。

“真是头疼!算了,还是让我们继续寻找【一觉不起】旅店吧。”

欣布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就这样,队伍继续出发穿过生鲜与奴隶市场,在一片碎石塔群之间来回穿梭。

足足用了两三个小时,这才终于在断域镇靠近一处围墙的地方,找到了这家看起来十分破旧且不起眼的小旅店。

没有任何犹豫!

一行人径直推开吱嘎作响的大门走了进去。

还不到一秒钟,所有人就又捂着鼻子退了出来。

“淦!这是什么味道?”

左思脸色铁青的率先开口咒骂了一句,同时迅速切断了自己与戴维安的嗅觉连接。

牧师伯特扶着墙干呕了两下,紧跟着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说道:“emmmmm……我觉得有点像是发酵了五十年以上的老屎,再配上一双穿了一百年都没洗过的靴子和袜子,混合在一起形成的味道。”

“该死!快别说了!我好不容易才把那股恶心劲压下去。”博妮塔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狂战魔!肯定是某个狂战魔身上脓包碎了。”尹尔萨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可左思却反驳道:“不!不对!我杀死过不止一只狂战魔。他们身上的味道根本不可能有这么重。”

“也许是某个变异的狂战魔呢?别忘了,深渊最大的特点是混乱,你永远不会知道它在下一秒会创造出怎样的新恶魔品种。”

博妮塔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水壶往嘴里灌了两口清水。

就在几人讨论的时候,一名浑身上下长满紫红色脓包,看上去就如同山羊和癞蛤蟆结合诞生的恶魔,缓缓从屋内走了出来。

那刺鼻的恶臭,正是从他身上几个破裂的脓包中散发出来的。

这个造型奇特的恶魔先在小队成员身上扫了一眼,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们是来找阿弗拉的吗?”

“没错!你认识他吗?”

欣布捏着鼻子退出了足有七八米远,屏气凝神的反问。

“我就是阿弗拉!”

恶魔咧开嘴露出两排像是鲨鱼一样尖锐的牙齿。

他的这个回答瞬间给小队所有人都干蒙了。

“你……你就是那个信仰财富女神握金的半恶魔盗贼?”牧师伯特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阿弗拉立马点了点头:“是啊!我可是在这里等了有快一个星期,还以为你们被血战异常的情况堵在地狱那边过不来了呢。”

“你身上那些脓包和恶臭的气味是怎么回事?”左思盯着对方身上那几处破裂的脓包询问道。

“你说这个?它是我故意挑破用来避免麻烦的。当旅店有这样的味道之后,其他人就不会轻易的靠近了。别担心,最多一天之后这些恶臭气味就会消散。”

阿弗拉一脸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所以这是你的能力?”

左思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半恶魔身上的脓包其实是某种类似臭鼬一样的特殊腺体,其威力要比三环臭云术威力强得多,但又不具备任何实际杀伤力。

当遭遇危险的时候,将其戳破就能给敌人造成很大的麻烦,甚至是因为不想自己的鼻子遭罪果断放弃追捕。

阿弗拉大笑着回应道:“哈哈哈哈!对,这就是我的能力之一。多亏了它,我才能往返于三重领域那种极度危险的地方。对了,你们怎么原本计划中少了一个人?”

“没少。有个家伙在进入城镇后找了两个魅魔去快活了。”博妮塔主动解释道。

“哇偶!一次性挑战两个魅魔?那他的身体一定非常强壮,不然最多几个小时就会被活生生的榨 。”

阿弗拉两眼放光,脸上更是浮现出钦佩与崇拜之色。

要知道仅仅一个魅魔,就能轻而易举搞定数以百计的凡人男性,让他们在极致愉悦中自愿献出自己的生命能量。

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把魅魔当成发泄欲望的工具肆意玩弄。

欣布没好气的说道:“奎尔是战神的选民,魅魔想要从他身体里汲取到生命能量可不容易。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我严重怀疑,那两个魅魔现在已经被他玩坏了也说不定呢。

另外,我们现在需要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休息,顺便讨论了一下前往三重领域的路怎么走。

还有,能麻烦你想个办法把身上这该死的味道给洗掉么……”

相关推荐:血染一生庶女狂妃:枭皇,求休战!踏天狂枭医品狂枭圣手狂枭我每天出门看黄历网游之巅峰召唤长生家族:广纳道侣,姑娘请留步侯府嫡女上位手札万法之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