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书香 > 白夜浮生录

第四百八十一回:火尽灯熄

“你这么聪明,我倒是很欣慰啊。哈哈哈哈哈……”

“你真恶心。”恶口直言道。

聆鹓一刻也忍不住了。她有些失控地大叫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们在说什么?莫非,那个人是……你们凭什么,为什么要……你们怎么能——”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她面色苍白,即便在昏暗的暮色中也像是能发光一样。手脚是冰凉的,她止不住颤抖,却并不因为这里有多冷。佘氿用无所谓的语气说着:

“啊呀,我当是谁呢。你不吭声,我都要忘了还有一个你在呢。”

“我当时可有点被吓到呢。”恶口不怀好意地说,“那个女的不是被我杀了吗?我再看到你的第一眼,还以为见了鬼呢,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气味是不一样的。若不是这女的说留你有用,我实在是忍不住想将这个好消息在第一时间分享给你呀。”

“我就是在怕这件事呢。万一这孩子反悔了怎么办?我一个人可找不着地方。”

‏‎‏‎‏​‎‏‎​‏‏‎‎‏‏叶雪词唉声叹气,眉宇间透出一种迟到的惋惜,也不知是对谁。每个妖怪都人模狗样,那轻浮的态度让聆鹓只觉得一阵反胃。她已经彻底明白,妖怪与人是全然不同的。这种漠然比直接的恐吓与威胁,更令人觉得遭到轻视。他们根本不把渺小的人类放在眼里。对他们来说,人类就只是家畜,只是工具,仅此而已。

对于这群家伙,尤其是曾身为人类的两人,绝不能掉以轻心——但现在或许为时已晚。她觉得自己太天真了,与寒觞他们相处久了,就忘记话本中那些魑魅魍魉的血腥故事。

“若是那个哑巴的躯壳再无魂魄,完全失去活性,下了葬,可就再也用不成了。小少爷不知道这回事吧?不过对你而言,她死了便是报了仇。只不过她是故意寻死呢——或许察觉到莺月君是不可信的,才将事情做绝。不过还好水无君将遗体暂时放在冥府,才得以保全。这样一来,倒是给人提供了反客为主的机会。于是呢……我将尸体偷走了。”

“可真有你的。”佘氿咋舌道。

聆鹓感觉世界突然安静了一下。人声,风声,都消失不见。所以吟鹓已经死了……被恶口杀掉了,但听上去,似乎又是她“自找的”。凭借破碎的信息,事情的真相在聆鹓的脑海里拼凑了个大概。她只觉得愤怒,却无计可施。欺骗自己的人、利用自己的人、杀害至亲的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而她孤身一人,自身难保,空有一腔悲愤。

“她现在被藏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我会将我的安排如实告诉皋月君的。毕竟,我也不对莺月君完全信任,毕竟她曾做过不少坏事呢……我反倒觉得皋月君亲切,凡事都能商量着来。所以我才如此直接,并不遮遮掩掩。我就是想开诚布公地聊一聊,问一问罢了。就麻烦你为我带路吧?”

“呵,你想得倒美,不见得她是否有这闲……”

佘氿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注意到,恶口的视线被什么东西吸引。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只小小的蝎子爬到自己的脚边。他住了口,缓缓蹲下身,皱着眉,用惊奇的眼神望着它。他伸出手,那蝎子就爬了上去,挥舞着钳子不知在比划什么。还没等几人弄明白,他们都听见不远处传来沙沙的响声,并且越来越清晰。

浩浩荡荡的蝎群正向这边爬了过来。

佘氿的脸变得铁青。他立刻严厉地对叶雪词说:

“你跟上来——就当你还算是殁影阁的人。”

“……?”

叶雪词并不理解这满地的蝎子传达了怎样的信号,或许和那个女妖有关。从佘氿的眼神可以看出,兴许是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他一把抓住恶口的手,拖拽一样就往回走,惹得这小少爷立刻骂骂咧咧。他头也不回地伸手,示意叶雪词跟上来,她便走了过去。眼看屏障的入口就要关闭,聆鹓一时心急,一个箭步冲了进来。

“等等!”

糟糕的事发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住了聆鹓。她回过头,发现自己的右臂被入口牢牢地封住了。‏‎‏‎‏​‎‏‎​‏‏‎‎‏‏空气里像是有张透明的嘴,死死咬住了她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她不觉得疼,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慌张而暂时忽略了痛感。可任凭她怎么努力,双腿都只是在原地踏步罢了。鞋子在地上踏出两道深深的沟壑,为绝望所填满。虽然在最后关头闯了进来,可似乎时机没有选好——太晚了。

叶雪词转过身,她只看了几眼,便流露出颇为遗憾的神色,也不知是不是在做戏。

“我可没有办法,即便是碎片也打不开它。是影子的屏障感知到你体内有它的一部分,所以迫切想将它要回去。我帮不上你,只能到这一步了——你自求多福罢。”

说完,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追上佘氿的背影,脚下灵活地绕开了满地的毒蝎。聆鹓一个人被留在原地,没有任何办法。能伤害她的妖怪已经离开了,甚至从头到尾都没谁把她放在眼里。可现在的处境绝不比刚才更安全几分。

“不!不要!!”

聆鹓尖叫着,嗓子都喊破了音,可没有任何人回应她。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不论再怎么活动手臂,她也无法感知到它的存在。就算是被屏障隔开,手也会留在外面的世界吧?若手臂直接被切断,她应该看到血,但并没有,更没有感到疼痛。但她如何挥舞,都感受不到气流。她确实什么都体会不到了——就像这条手臂不复存在一样。即使她奋力向外拉扯,会有痛觉的,也仅是手臂残存的一部分罢了。

那些蝎子却只是好奇地在她脚边试探。虽然它们尚未展现出攻击性,可聆鹓几乎完全陷入崩溃。她被骗了,被利用了,还被丢下了。不仅没有见到想见的人,自己的性命可能也要交代到这里——而且还在临死前得知了至亲的死讯。这是她人生最晦暗的一天,过去独自一人的时候,哪怕遭到绑架,或陷入虚妄的幻境,她都挺了下来。可这次不同了,这都是自己自找的,是她太傻才会给妖怪骗了。

可难道不知道姐姐的死,就这么一直怀着毫无用处的期待活下去,也是她想要的吗?虽然会赌气地想,还不如对此一无所知,但内心深处她仍对真相有所追求。倘若那群妖怪所言是真,那吟鹓的死就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这的确像是她的个性能干出的事……宁愿玉石俱焚,也不愿让自己的身躯形象为坏人所用,让她重要的人也被欺骗、被利用、被伤害。

然而事态似乎永远只有更糟。

她的眼泪已经布满面颊,她毫无知觉,直到它们落在地上,留下斑驳的水渍才被她所察觉。但她顾不上去擦,因为她发现,细小的黑色影子正顺着手臂的断口向上蔓延。她惊恐地去抓挠却发现发黑的部分连触觉也没有了。虽然蔓延的速度很慢,但她却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她明白,影子已经开始全线侵蚀她的身体,过去一直担忧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并且在这个节骨眼上。

她不想等死。

并不是毫无准备……她缓缓将手伸到衣襟里,从怀中取出一枚匕首——这曾是封魔刃的一部分。在她用这东西摧毁‏‎‏‎‏​‎‏‎​‏‏‎‎‏‏了万鬼志后,便一直在她身上保存,直到她回到家中。原本拿在路上,是为了防身,以免叶雪词突然变卦。但当她意识到该反抗时,从人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武器便也毫无意义。这么做,相当于给敌人递刀子罢了。可在仅剩下她一人的时候,或许这把刀,仍是有用武之地的。她甚至注意到,当匕首出现的那一刻,地上所有的蝎子都高举双钳,几乎同时后退几步,像是察觉到了某种威胁。

她拿起匕首,用牙解开上面缠着的布条,用刀尖在手臂的断面比划着。但、但这一定很疼吧?可再一想,被长剑所杀害的吟鹓——在那一刻她就不会痛吗?比起失去性命的她,自己“这点”痛算得了什么?她举着刀,在影子周边试探,不断地鼓舞自己加深力道。她意外地发现,刀尖即使没入了那断面的阴影,也没有切割到任何东西。

怎么会这样……她一咬牙,试着将刀刃彻底切入断面的阴影中。刀凭空滑了过去,她不觉得痛,她甚至能感觉到另一侧的空气里存在墙壁一样的障碍。可这黑色部分的手臂确实没有实体,也无法和自己完全分开。这一刀下去只像是割开了风。她不甘地意识到,这一部分已经完全被转化成了影子,再怎么切割也无济于事。何况,侵蚀还在继续,以足够缓慢也足够灼人心智的速度。

那么,所以,难道只有……

她知道自己眼泪又淌出来了。它们是温热的,但温度转瞬即逝,很快被冷风拭去,两行皮肤上的轨迹冰冰凉凉。这是对疼痛最原始的畏惧,对潜在的死亡本能的恐慌。普通的刀很容易要人的命,这种匕首便更难说了。满地的蝎子也令她害怕,它们若是妖物或蛊虫,必定在渴望着她的鲜血。她知道,在战场上的士兵若是之后处理得当,是能保住一条性命的。可是她又哪儿来的条件为自己处理伤口呢?不存在这样的资源,也不存在这样的人。

这里也没有敌人伤害她,要伤害她的人,只有自己。

能救她的人,也只有自己。

相关推荐:我是神奇宝贝那些年我体内有个黑洞万界军武系统离魂录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灭世龙王超级狂婿和魔头奔现后,我跑路了鉴宝狂少符文决定我们的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