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书香 > 奶爸学园

1858、不去小红马了

夕阳西下,照映在高楼大厦之后,把这些建筑染红的像是一根根蜡烛,楼身上的窗玻璃反射着光芒,好像是要融化了似的。

在繁华的西长安街之畔,一条岔路下去,便是充满生活气息的黄家村,要进入黄家村,要先经过小红马学园。

虽然已经是傍晚六点,但是太阳还赖着不走,夜幕迟迟不来,月亮倒是很准时,准点出现在了天空中,于是出现了一边是夕阳,一边是玄月的景象。

小白和喜儿站在院子里,仰着脸看了半晌,聊了半晌,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傻乎乎的样子,让老李笑呵呵的吃瓜看戏。

小柳老师们已经到了学园里,正在打扫卫生,收拾玩具,准备迎接第一批到来的小孩子们。

如果不出意外,第一个到的应该是挨打的小杜。

挨打的小杜已经连续一个礼拜第一个到小红马学园了,为此沾沾自喜,到处宣扬。

喜儿对此不同意,和他争过好多次,因为她认为自己才是第一个到小红马的,明明就是她呀。

小柳老师提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垃圾袋从教室里出来,把垃圾袋丢到路边的垃圾桶里。

小白和喜儿跑过去搭把手。

尽管小柳老师再三说不用不用,没那么重,但是两人还是那么的热心。

其实,她们是想趁机熘出去耍耍,虽然不能跑开,只是在门口晃一下,但这是自由的味道呀,呼吸着自由的味道真是让人开心。

一个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高大男子快速靠近垃圾桶,从中寻找可以卖钱的垃圾,水瓶子或者纸盒子。

他穿着蓝色的格子短袖衬衫,一条灰色的短裤,衣服亮晶晶的,是多日的汗水浸透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油光滑亮,这一切都显示他今天在烈日下的辛勤劳作。

“有个红色的袋子,都在里面。”小柳老师对他说道。

这人闻言,憨厚地笑着弯腰点头,说了声谢谢。

最近一个月,这人开始频繁出现在西长安街,到处翻找垃圾,久而久之就认识了,小柳老师们就会把垃圾袋稍微整理一下,有用的,可以卖点钱的就分装在一个袋子里,方便他们寻找。

小白和喜儿好奇地打量他,小柳老师喊她们快回去,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学园里。

“哈哈哈,我来啦——”

是挨打的小杜到了,他兴高采烈地出现,看到小白和喜儿,立即跑过来问他今天是不是第一个到的。

“小杜小杜,我才是第一个到的。”喜儿说。

她可着急了,平时那么好说话的小学生,却对这个十分的上紧。

“是我。”小杜说道。

“是我~”喜儿力争。

两人憨憨儿又争论了起来,小白都懒得理会了。

她去到教室里,跟在小柳老师身后,把教室打扫整理干净了,捡起一个红色的皮球,来到教室外,站在走廊上,把皮球往院子里丢去,然后哈的一声,跳下台阶,追着皮球一个踹,皮球飞向了争论不休的喜儿和小杜,弹在小杜的小腿上,蹦蹦跳跳的,往小树林里滚了……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小白追上去,喜儿也hiahia追了上去,小杜站在原地不动。

“小杜你也去踢球。”老李说道。

小杜摇头,才不上当。

“我去踢球我会被当成球踢,我才不去。”

老李大笑。

小杜这小子有点小聪明,他几次天真无邪地跑去和小白们踢球,结果仿佛自己成了皮球,挨踢的最多,当场就哭了。

小白为此也不喜欢让他来参与。

不过她从来不会说“你不要来呀”,她不想伤害小杜。

好在小杜有自知之明。

夕阳终于下山了,夜幕升了起来,撒下清凉和夜色。

小红马学园里热闹了起来,大家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玩耍,院子里踢球的是最大的一个群体。

八九个小孩子聚在一起,追着一个红色的皮球疯跑疯喊。

吧嗒~~

一个小朋友被挤了出来,摔在地上,刚好是老李的脚边。

老李扶她起来,给她拍掉衣服和裤子上的灰尘,询问摔疼了没。

“hiahia,没有。”

被摔出来的是喜儿。

喜儿整装待发,又想加入踢球的队伍中,老李劝她今天就这样吧,别去踢了,都摔出来四五回了。

喜儿一听今天已经四五回了,顿时瘪着嘴,差点想哭了。

她在人群中看到了小白,又看到了都都。

这两个好朋友还在里面踢呢,怎么她们不会被挤出来,每次都是她。

难道她真的是菜鸡吗?

菜鸡是榴榴教给她的,说又菜又爱玩,像她这种小孩子,没被踩扁已经是老天爷爷开恩啦。

想到榴榴,喜儿才发现怎么还没看到榴榴呢。

她在院子里熘达了一圈,没有看到榴榴,又去教室里找,也没找到,小树林里也没有,还专程去了沙坑里,询问挖沙子的小李子小薇薇们有没有看到榴榴,被告知榴榴不在沙坑里。

“不好啦,榴榴今晚又没来——”

小米最先听到,和喜儿到处找了找,依然没有找到榴榴。

看来榴榴是真的还没有来,但是以往这个时间点,她应该是到了的。

这个礼拜过了四天,榴榴就有两天没来了,加上今天的话,应该就是三个晚上没来了。

喜儿追到踢球的队伍中,小米担心她又被摔出来,在一旁盯着,忽然,喜儿踉踉跄跄,从奔跑的队伍里栽了出来。

小米赶紧上前扶住。

“hiahia,小米,你救了我的一命呢。”

喜儿把都都从队伍里也叫了出来,询问都都,榴榴为什么这几天没来。

都都想了想说:“会不会是她的作业没做完?”

此刻的小沉家,榴榴正在奋笔疾书。

一边奋笔疾书,一边怨气满满,沉利民过来看了一眼,被榴榴的眼神给吓了出去,到了客厅,对他老婆组朱小静说:“好像怨偶,安娜贝尔,好吓人,我不监督她了,你去吧。”

朱小静白了他一眼,嫌他没用,这和以前异地工作有什么区别,照顾和教育榴榴的事情还是落在她肩膀上。

沉利民心里发毛,房间里有个小怨偶,这客厅里怎么也出现了一个大怨偶,好吓人。

“我进去看看,我还是进去看看吧。”沉利民被朱小静的哀怨驱赶着进了房间。

榴榴一见他出现,就嚷嚷道:“我要去小红马玩,我要去小红马鸭——为什么不让我去???”

沉利民说:“做完了作业就去,不然你作业写不完的,老师已经提醒两次了,我都被叫去学校一次了。”

榴榴嚷嚷:“我写完作业我就去不了小红马啦,我的好朋友鸭,我的都都鸭,快来救我鸭,我只是一个小公主鸭,都都快把这只恶龙打败。”

沉利民无语,毫无疑问,他就是榴榴话里的恶龙。

他一个唯唯诺诺的慈父,怎么就成了恶龙?!

朱小静一直在门外偷听,见沉利民管不住榴榴,榴榴看起来有越闹越大的趋势,于是只能亲自出场,说道:“榴榴你已经大了,以后不去小红马了。”

相关推荐:谢邀!高考落榜,已成首富尘封九界影视世界当神探最强小神农逆天狂妃:绝世魂灵师天命神卦诸天次元掌控者帝霸真想吃口饱饭不死者之王之第42至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